<menuitem id="th9jd"><dl id="th9jd"><address id="th9jd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cite id="th9jd"><video id="th9jd"><cite id="th9jd"></cite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th9jd"><noframes id="th9jd">
<ins id="th9jd"></ins>
<cite id="th9jd"><noframes id="th9jd">
<ins id="th9jd"></ins>
<del id="th9jd"></del>
<del id="th9jd"></del>
<cite id="th9jd"><span id="th9jd"><cite id="th9jd"></cite></span></cite><ins id="th9jd"></ins>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公司新闻

亮哥话创业 | 第三话 命运的转折点——煤机厂奇遇

2022-03-04

 “亮哥话创业”前两话中,利通科技董事长赵洪亮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,一个河南小伙子在景县开启了胶管梦,又在同行的建议下,和同伴一人背着五公升白开水勇闯成都,做成了第一笔业务。在第三话中,怀揣梦想的追梦人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,悟出了“东奔西跑,不如找对人,进对门,做对事”的道理。

微信图片_20220304090857.png

“从第二次来成都,交了货,收了两千块钱货款后,我就思考着去哪里寻找商机。那时候信息的来源主要是电话号码薄,因为不认识周围的人,也没有人去帮忙转介绍。我就翻电话薄,翻着翻着,看到四川煤矿机械厂,在龙潭寺,我立马就打电话约供应科的黄科长。

那时候成都市内的交通工具主要是公交车,出租车还不多,就是有出租车,也坐不起。从大田坎到万年场,又在十里店转车,才转到龙潭寺。这一路上走着看着,在一环路万年场转车的时候,看到一个狮子楼。一打听,狮子楼是当时四川的首富杨百万开的,就是卖文章发财的那个杨百万。狮子楼是他做的酒店生意,上面有个广告给我印象最深——吃在中国,味在四川;吃在四川,味在狮子楼,看来这是中国味道最好的餐厅。我当时也只是好奇,始终也没去这个地方吃过饭,但是它给我一个启发,就是我们要做产品,就要做最好,做成国内第一,全球知名,这是当时从这个狮子楼的广告里面我悟到的一个道理。

来到煤机厂供应科,一问黄科长,办事员说:“黄科长不在,你下午再来吧!”那时候跑业务也没有经验,我一听转身就走了,也没有问问其他情况,打听打听看看煤机厂都要啥东西。刚出办公室,还没有走到煤机厂的门口,有一个人迎面走来,叫住了我,“你是干啥的?”,我说:“我是河南卖胶管的”,“来来来来来,你咋不找我呢,卖胶管,你往这里,你看我这就是一个门市部,卖胶管的”。我当时一听,一阵惊喜,心想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事。

于是我就随着这个人到了门市部,一看是四川煤矿机械厂三分厂经营部。我一想,这可能是挂靠在煤机厂做煤机配件的,顺便卖些煤机厂的产品。沟通来沟通去,他说:“我这个产品是从平顶山胶管厂买的,我主要要啥呢,要102层的10米长和162层的10米长的总成。”一说价钱,我现在还记着这个价格,因为这是我第二单能够做的生意。102层的180元一条、162层的280元一条,他一算,这个价格还可以,当时就签了合同。但是合同有一条我记得很清楚,包装费5块每袋,运费需方自付。那时候是零单物流,运费都是他的。

先发样品,你别看这才20根样品,做起来很难。煤矿的胶管总成我也没做过,还得买接头,还得去扣压,光是折腾着来来回回买扣压机,买接头,又弄了一个多月,秋后才给人家发出去。这中间,光催货的电报给我发了三四封?;醴⒆咭院?,后来我们关系熟了,原来他老婆就是这个煤机厂供应科的材料员,叫妮娜。很多年后我们都在聊这个事,他还说:“你那时候背个包、背着胶管,我迎面看见你,喊你的嘛!”。所以后来我想想可能她(妮娜)提前给张总打了电话,所以这也许就是天命。

我后来回忆,这就是天命。命运也从这里开始走向转折,东奔西跑,不如找对人,进对门,做对事,这样业务才能够做成,业务才能做好。

分享: